一朵“金”菊的美麗旅行

發稿時間:2019年01月08日來源:南農新聞-NJAU NEWS作者:許天穎

今年金秋,在南京農業大學的定點扶貧縣,貴州省麻江縣的宣威鎮卡烏藥谷江村,800多畝的菊花園絢爛迎賓,僅中秋國慶10天就吸引了近18萬名游客踏“芳”而來,山溝子里的貧困村一下子“火”成了大景點,不僅帶動了景村聯動、農戶們家家戶戶分享“紅利”,還激活了農家庭院經濟,拉動了傳統農業消費的“提檔升級”。

不僅在貴州大山,近年來,北至天津、南至深圳、東至浙江、西至青海,在全國的版圖上,“南農”品牌菊花園競相開放;菊花為主題的休閑旅游基地將近20個,這背后依托的是2018年國家科學技術發明二等獎獲得團隊、南京農業大學菊花團隊的科技力量,一朵小小的菊花,不囿于傳統的第一產業,與二、三產業深度融合,拉動起產業興旺、鄉村振興的鏈條,成了不折不扣的“金”菊。

種“藏”大地神農傳人采百“菊”

“菊花的花型、花色是植物界中最豐富的,被稱為自然界育種的奇跡。”南京農業大學菊花團隊負責人,長江學者特聘教授陳發棣介紹,他的導師,原金陵大學李鴻漸教授從1944年開始就從事菊花品種搜集、保存等工作,距今已有74年的歷史。

南農大湖熟花卉基地,占地150余畝,保存了5000多份菊花資源,其中400多個新品種都是由南京農業大學自主培育的,是中國菊花種質資源保存中心,也是目前世界最大的菊花基因庫。

菊花基因庫里藏著“壓箱底”的核心種質資源,陳發棣告訴記者,團隊率先創建了菊花離體緩慢生長保存技術,5-10℃的低溫環境能將種質一次繼代保存時間拉長至12個月,很好地解決了圃地保存種質易混雜、丟失和感病等難題。

為了搜集野生種質資源,從1992年開始,陳發棣和實驗室的研究生一起,幾乎跑遍了全國各地,有的雖然在植物志上有記載,但是常常“踏破鐵鞋無覓處”,最高爬上過海拔5108米的米拉山口,“撿細針”般地尋找種質。

而如今,陳發棣的這股子科研“執拗”勁兒感染了團隊的中青年骨干,王海濱副教授就是其中之一,為了尋找“抗寒”的野生種質,今年4月到9月,他又先后3次來到青藏高原,扛著氧氣瓶、戴著防護工具,讓當地老鄉帶著,在海拔5000多米的西藏米拉山口找到了寶貴資源紫花亞菊。

古有神農嘗百草,今有傳人采百菊。團隊目前已經建立起菊花近緣種質抗蚜、耐寒等重要抗性評價體系,從收集的資源中鑒定出抗蚜種質19份、耐寒種質16份及其他抗性種質43份,首次發現了黃金艾蒿、細裂亞菊分別是菊花抗蚜、耐寒育種的最優種質。

花開雪域南農金菊“傲霜”挺立

今年10月,在海拔3000多米的青海高原,從南農菊花團隊引進的園林小菊種植成功。據了解,這是高寒高海拔地區室外引種園林小菊的新記錄。


王海濱每次到青海,都會帶上不同領域的技術專家。從今年4月起,有四位當地技術主管跟著他,從種植到抹芽定頭全程進行技術指導,克服了土壤保水能力差、品種生育期不同等品種適應性差異,篩選出“南農綠意”、“南農黃蜂窩”等切花菊,金陵系列地被菊都在青海高原“傲霜”綻放。

這樣的耐寒新品種是如何育成的呢?菊花團隊成員、南農大園藝學院陳素梅教授告訴記者,團隊首創了基于控制授粉、胚珠拯救和雜種多色基因組原位雜交鑒定的菊花屬間抗性種質創制技術,建立了以遠緣雜交和分子育種相結合的菊花育種新技術體系,大大提高了菊花抗性育種效率。

記者注意到,在南農大湖熟菊花基地,菊花顏色各異、形態萬千,圓球型的綠菊翠色欲滴,大的似乒乓、小的像蜂窩;“風車”菊花突破了傳統菊瓣的細長卷絲,一瓣兒一瓣兒筆挺挺的,像是從花芯處伸出來的小勺子;還有的單朵菊花上就匯聚了好幾種顏色,不僅花瓣、花蕊顏色不同,就連一個花瓣上還漸變出幾種顏色。

目前,團隊已經創制抗蚜、耐寒等遠緣雜種200余份,突破了抗性和花色、花型、株型等性狀的綜合改良,率先育成綠色、乒乓型和風車型等優質高抗新奇特菊花新品種49個,這些抗性新品種的推廣應用,不僅大大降低了生產成本、減少了農藥使用,還能延長花期、拓展菊花的種植區域,推動了我國菊花品種更新和產業升級。

花開客來精準扶貧安上“引擎”

“大田栽秧行對行,我在田壩栽花秧......”這是三年前,貴州麻江縣高枧村村民易芙蓉編唱的山歌,作為南京農業大學的定點扶貧縣,學校的特色學科資源陸續被引進到這里落地開花。60多歲的她,之前未曾參加過任何工作,扛著鋤頭在自家門口就能種植菊花,一個月能拿2000多元的收入,拿到工資的第一月就跑去縣城,花500多元給自己買了生平最貴的幾件新衣裳。

如今的麻江菊花不僅裝點了農戶的門面,為貧困戶摘去了多年的“帽子”,還綻放到了更加廣闊的天地,在麻江縣宣威鎮“藥谷江村”,近千畝、350個品種的菊花被引進栽種,在當地特有的梯田地貌,滿園香艷、錯落有致,最紅火的國慶中秋,進入景區的三公里路面全都停滿了旅游大巴。

2016年以來,南京農業大學菊花團隊將先進的農業技術、科研成果和管理經驗紛紛“嫁接”到麻江,不斷加強菊花品種改良,通過種植一片菊花,發展一個產業,鏈接了一批農戶,富裕了一方百姓。

據了解,今年中秋、國慶假期10天,麻江藥谷江村接待游客人數高達18萬人次,門票收入達420萬元以上。自2016年菊花園開園以來,“貴州麻江品菊季”累計吸引游客近70萬人次,帶動旅游綜合收入近1.2億元。

這一場美麗的“菊花扶貧”,不僅通過景村聯動,帶動農戶分享“紅利”,還激活了農家庭院經濟和傳統農業消費的“提檔升級”,整個品菊季期間,花生、紅薯、新米、小米、黨參、野菜等農產品都在景區外的脫貧集市找到了不錯的銷路。客人來到菊園,也帶“火”了附近村民的庭院。在外創業多年的李金勝投資80萬元修起一幢吃住一體的特色農家樂,僅有244戶的卡烏村,如今已有7家吃住一體的農家樂。

菊花團隊成員、南京農業大學管志勇教授說,“不僅在貴州麻江,在青海烏蘭、在湖北麻城、在陜西商洛,通過品種和技術帶動產業,菊花猶如動力“引擎”,為精準扶貧插上了經濟騰飛的翅膀。”

花開富民接“二”連“三”產業興

菊花團隊成員、南京農業大學房偉民教授告訴記者,菊花觀賞性高、開花晚、花期長,在相對寂寥的秋冬季節是不可多得的觀賞花種。南京農業大學湖熟菊花基地將傳統的菊展與鄉村休閑旅游結合,打造特有的“菊花經濟”模式,從2013年開始,在湖熟,每年有數十萬游客前來賞菊,拉動了周邊旅游、餐飲、零售、農副產品等行業。據地方政府統計,基地今年參觀人數達55萬人,為老百姓和地方經濟創造收益5200萬元。

南農選育的菊花新品種觀賞性好、抗性強,在長江中下游地區,種苗種植后一般3個多月就能開花,按照房偉民教授的話,就是“當年建設、當年見效”,2017年,在浙江金華,4月份征集的土地,10月份就實現了菊花園對外開放,其中1個周末就迎來了10多萬人次的參觀游覽。

如今,“菊花主題休閑旅游模式”輻射全國,在江蘇淮安和射陽、安徽滁州、浙江金華和南潯、湖南臨湘、陜西鄠邑區、江西南昌、深圳等地,南農大與地方政府或企業合作,形成以菊花新品種展示、菊花文化傳播為主,結合農產品展銷的休閑旅游農業模式,打造了一張亮眼的“金”字招牌。

在躬耕觀賞菊的育種栽培外,團隊還致力于菊花功能性系列產品的開發。鮮食花朵、泡大朵的蘇菊、吃一桌“全菊宴”,這些在陳發棣眼中已經是“過去式”了,“我們正在積極選育可以吃‘葉子’的菊花品種,既能清炒,也能燒湯,還能炸天婦羅!”

從觀賞型菊花,到茶飲型、食用型、藥用型菊花…….,團隊每年都能在菊花的產業鏈條上翻出新的花樣,陳發棣說,市場經濟環境下,農業價值需要通過第二、三產業提升,只有一、二、三產業有機融合,才能實現農產品的高附加值,才能讓更多百姓受益。

除了“墻”外飄香,小小的菊花也在校內牽起了學科鏈,“墻”內開花。2015年,由南農大科研院牽頭,集結了學校相關特色優勢學科,重點孵化“菊花產業鏈項目”。近年來,團隊與工學院合作,開發水肥一體化控制系統,通過機械化實現菊花的輕減栽培;與信息院合作,制作菊花小百科,二維碼一掃,就能識別菊花品種的小百科。

南農金菊一頭搭起了扶貧橋,結出了富民果;另一頭則連接了二、三產業,延展了產業鏈。陳發棣向記者表示,高校的科研工作要為社會服務做好科技備書,在為落后地區的現有產業搭好脈、當好醫的同時,要加大食用菊、藥用菊等功能性菊花的開發,進一步推動產業結構的調整升級。


編輯:

閱讀次數:217

九一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