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秾華40年】侯喜林:源于一碟小白菜的使命與堅守

發稿時間:2018年12月11日來源:南農新聞-NJAU NEWS作者:趙燁燁

編者按:

1978年,改革開放在中華民族奏出時代的強音。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人民披荊斬棘,攻堅克難,以銳意創新的勇氣、敢為人先的銳氣、蓬勃向上的朝氣,描繪出一幅波瀾壯闊的改革畫卷。順應潮流的步伐總是走得更堅定,次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出“關于南京農學院復校問題的指示”,南農人迎來新的出發。改革開放和我校復校40周年之際,學校黨委宣傳部策劃推出“秾華40年”系列報道,記錄40年來學校在建設道路上的時代秾華,以及在人才培養、學科建設、科學研究、社會服務和文化傳承創新方面為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作出的卓越貢獻。



每天忙碌完工作,走進學校食堂,面對窗口里琳瑯滿目的菜品,南京農業大學小白菜遺傳育種專家侯喜林教授總要挑選一碟爽口的小白菜。這一份習慣,他保持了數十年。

侯喜林,正是與改革開放同步成長的那一輩人。

“這些年,我對于小白菜的執著也成就了小白菜對于我的饋贈。”侯喜林說。


“小白菜研究三部曲”見證中國人餐桌的變遷

“夏有‘暑綠’,冬有‘寒笑’,情人節有‘黃玫瑰’。”這是對侯喜林及其團隊多年來小白菜育成品種最好的肯定。

40年前的1978年,他是恢復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學生。進入華北農業大學(現中國農業大學)園藝系蔬菜專業學習的他從此與蔬菜結緣。

“在那個吃不飽的年代里,每人每天分配到的菜量大概只有二三兩的樣子吧。”侯喜林說,那個份量,大概只夠老百姓們搭著飯“就”兩口,而當時的所謂的‘蔬菜產業’追求的也僅僅是產量。

1982年,大學畢業后的侯喜林赴南京農學院(南京農業大學前身)任教。1986年,他加入南農小白菜研究團隊,作為關門弟子,跟隨著名的蔬菜專家曹壽椿教授進行小白菜研究。

民間俗語“三天不吃青,肚里冒火星”。如今,在老百姓的一年四季里,是絕對不能沒有小白菜的。而在30多年前,“嬌氣”的小白菜卻因為怕寒怕凍、怕熱怕潮,讓老百姓在炎熱的夏天和寒冷的冬天只能剩下對它們深深的“念想”。

1988年,基本解決了溫飽問題的中國,開始思考如何能讓老百姓吃得好。“菜籃子工程”由此應運而生,各級政府都在想方設法讓老百姓如何能一年四季都有新鮮蔬菜吃。

就在這樣“天時地利”的大環境下,1996年,侯喜林幸運地主持了“不結球白菜育種材科的篩選和創新”國家科技攻關課題及江蘇省“九五”重點攻關項目“不結球白菜抗病、優質、豐產、耐熱(抗寒)新品種選育”。他首先要著手攻關的就是因熱害、凍害等導致不結球白菜品質下降的問題。

萬事開頭難,侯喜林和他的團隊需要先從不結球白菜種子發芽后的子葉和下胚軸游離得到原生質體,但由于種子里的內生菌嚴重地干擾了原生質體的培養,致使科研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為突破這一瓶頸,他用盡了一切可以想到的辦法,可這條鴻溝卻依然無法逾越。在他快要失去信心的時候,曹壽椿教授的一番話如醍醐灌頂:“就是因為有困難,才讓你搞下去,如果很容易做,大家都做了,還能輪到你嗎?”于是,侯喜林重整旗鼓再去直面問題。一年半之后,他終于發現利用非對稱融合技術可以獲得融合細胞并再生出植株,創造了當時不結球白菜研究方面的“第一次”。

從1986年到2004年,侯喜林及其團隊的“不結球白菜優異種質創新方法及其應用”終于在2005年度一舉摘得了南京農業大學歷史上的首個國家技術發明獎二等獎。

隨后,可以在夏天收獲的“暑綠”與能夠在冬天品嘗到的“寒笑”相繼問世。從此,侯喜林的小白菜不畏嚴寒,不畏酷暑,老百姓的餐桌上終于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它們的身影。

但侯喜林的科研并未就此停歇,因為當時的中國正在發展的快車道上,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日新月異。他們對于餐桌上的小白菜,早已不滿足“天天見”,而是有了更多的期待與渴望——希望“小白菜們”能富有更多的營養,為健康“保駕護航”。

2000年,侯喜林開始帶領他的團隊轉向小白菜優質品種的育種研究。

“要將小白菜中維C的含量從每100克鮮重中50毫克維C,提高到100毫克!”這是他當時制定下的研究目標。

于是,在其后十余年漫長的選育的過程中,經歷了數不清的失敗與“重頭再來”。通過最終多代自交再進行雜交的選育,侯喜林團隊發現他們此次亟待驗證的“新品種”每100克鮮重中含156毫克維C!遠遠超過了他們當初制定的目標。

而更讓他們驚喜的是,實驗田里的這些“新品種”小白菜,有著一片片卷曲的葉子,聚在一起就像玫瑰花一樣讓人賞心悅目。

“就叫‘黃玫瑰’怎么樣?”就這樣,又一個“顏值高、營養好”的小白菜新品種“黃玫瑰”誕生啦!

不僅如此,“‘黃玫瑰’耐低溫,越冷越黃,越黃維C含量越高!因為心葉的黃色在寒冷2月里最為濃郁,所以它成為專門為情人節誕生的‘玫瑰花’。”同時,該品種耐儲運、保鮮時間長,因為兼具觀賞性和食用性成為創意農業的典型,以“禮品菜”的形式受到市場的狂熱追捧,遠銷海內外。

“今年基地種植了15畝共計2萬余棵‘黃玫瑰’,目前售價為8-10元/棵,市場銷售額達到了19萬元。”項目試驗基地、昆山玉葉蔬食基地總經理的唐靜說。

“原來只想著一心提高營養價值,完全沒有想到‘黃玫瑰’帶給我們如此意外的市場價值。”侯喜林說,這絕對是32年來小白菜帶給他們意外的驚喜。

32年,從“豐產”到“豐產、抗病”再到“優質、豐產、抗逆”,侯喜林帶領著他的團隊實現了小白菜研究的三部曲。從吃得飽到吃得好,再到吃出營養,吃出健康、吃出特色、吃出文化,改革開放40年,老百姓的餐桌引領了侯喜林小白菜的科研方向,而他親手培育的一棵棵平凡的小白菜,也在無形中見證了這40年中國的發展巨變。


鄉親們親切地叫他“菜教授”

小白菜離不開黃土地,研究小白菜的侯喜林也離不開黃土地上農民兄弟。

90年代,由于農產品的加工鏈短、農產品附加值低等問題的相繼出現,農業產業結構調整成了國家的重中之重。種糧農民在國家的號召下,紛紛開始嘗試開拓蔬菜種植的新天地。

又是一份機緣巧合。1998年底,組織上派侯喜林赴東海任科技副縣長。而當時的侯喜林帶領團隊剛好完成了小白菜的基礎研究工作,正準備進行雜交品種選育,就這樣,他帶著自己的新品種,從實驗室來到田間地頭,手把手地教農民如何施肥、防蟲、采收……

“我和農民建立的友誼,現在都忘不掉。”當年在他的指導下,雙店鄉楊華家的4畝蔬菜大棚,每年收入都在5萬元以上,不僅如此,他還在連云港市海州區建立無公害蔬菜基地,引進新優品種,進行技術培訓。

當地的很多老百姓都還記得這位長年把科技帶到農村一線的“縣長”,但是鄉親們已經悄悄地幫侯喜林改了“姓”,叫他“菜教授”。

除了種蔬菜,侯喜林還想著法子讓鄉親們種花卉、種水果!他一心想讓當地的農業產業豐富起來。

“東海縣的第一枝鮮切花就是我當年帶去的!”侯喜林自豪地說,萬萬沒有想到因為這第一枝花,可以讓20年后的東海搖身一變為全國著名的“花卉之鄉”,人均收入更是翻了幾番。2006年,這位在東海的“菜教授”,一舉摘得“雙百工程”科技貢獻特等獎!

為讓接地氣的農技知識更易于傳播,2012年開始,侯喜林著手主持編寫《小白菜設施栽培技術示范》手冊,2016年正式出版。

“這比寫SCI論文難太多了!”每年能有15篇SCI論文產出的侯喜林不禁感嘆到,他為這一小小手冊花了整整4年時間,前后改動8稿!為了讓“高精尖”的農業知識通俗易懂,他在編寫的過程中費盡心思、絞盡腦汁,用大量生動的實物照片還原,請可愛的卡通人物客串解說,讓高深莫測的科技知識變得朗朗上口。

“我的小人書,連小朋友們都愛看!”侯喜林自豪地說。


一切感謝“小白菜”的恩賜

如今,侯喜林和他的團隊已經培育了一支龐大的小白菜“家族”:“暑綠”“寒笑”“玫瑰”“青籃”“錦繡”等11個優質品種,各具耐熱、耐寒、高產、抗病、營養、美觀等特色,不僅在全國22個省、市得到大面積推廣,更遠“嫁”到肯尼亞、埃塞俄比亞等“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非洲國家。小白菜造就大產業,近年來,全國小白菜播種面積達2000萬畝以上,每年可創造1600億元的經濟效益。

侯喜林說,目前他手上正有一個名為“葉菜全產業鏈綠色高效商業化模式”的項目,而自己就像一個從基礎研究,到育種、栽培、施肥、防蟲,再到采收、加工、包裝、銷售整個過程的“總司令”。

這恰好應證了40年后的今天,中國農業早已不再是40年前單純的第一產業的概念,而是包含了第二、第三產業,從種植到生產再到銷售的全產業鏈過程的現代農業體系。

“農業與生活質量,營養與人類健康,資源與環境保護;努力解決全人類的‘生存、健康、環境’問題。使中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健康地生存在美好環境中。”40年過往,從人民生活水平的變化,到餐桌上的變遷,再到整個農業產業體系概念的重新詮釋,侯喜林說,這讓他更加明確一名新時代中國農業科技工作者的堅守與使命。


正是有了這一國際視野,作為大學教授的他也毫不猶豫地將這份使命融入到了自己人才培養的理念中去。

“我的學生里有院士,有大學的校長和書記,還有蔬菜界的優秀學術帶頭人……”侯喜林自豪地細數著自己培養出的51名博士、87名碩士和7名出站博士后。而他牽頭的研究成果“‘世界眼光、中國情懷、南農品質’三位一體的農科博士拔尖創新人才培養實踐”也于2018年獲得中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學會研究生教育成果獎一等獎。

“這一切都可以歸功為小白菜研究賜予我的靈感。”侯喜林說,感謝,一切都可以回到最初的原點。

編輯:趙燁燁

閱讀次數:1124

九一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