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秾華40年】鐘甫寧:一輩子做好一件事

發稿時間:2018年11月23日來源:南農新聞-NJAU NEWS作者:陳潔 王亦凡

編者按:

1978年,改革開放在中華民族奏出時代的強音。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人民披荊斬棘,攻堅克難,以銳意創新的勇氣、敢為人先的銳氣、蓬勃向上的朝氣,描繪出一幅波瀾壯闊的改革畫卷。順應潮流的步伐總是走得更堅定,次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出“關于南京農學院復校問題的指示”,南農人迎來新的出發。改革開放和我校復校40周年之際,學校黨委宣傳部策劃推出“秾華40年”系列報道,記錄40年來學校在建設道路上的時代秾華,以及在人才培養、學科建設、科學研究、社會服務和文化傳承創新方面為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作出的卓越貢獻。


打開南京農業大學經管學院鐘甫寧教授的工作經歷,會發現這位有著近40年治學經驗的老教授,工作履歷卻十分單一:上個世紀80年代從加拿大獲得博士學位后,鐘老師一直在南京農業大學擔任教師至今。雖然他頭銜眾多,曾任或現任著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農林經濟管理學科評議組召集人、教育部高等學校農林經濟與管理類教學指導委員會副主任、中國農業經濟學會副會長、江蘇省經濟學會副會長、江蘇省農業經濟學會副會長、Agricultural Economics編委、Canadi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Economics編委等等,還是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但是他的本職工作,一以貫之,從未改變。

寧缺毋濫是南農人治學的傳統

1982年,教育部(國家教委)委托南京農業大學代招30多名研究生委培出國留學。這批學生是改革開放以后第一批公派留學的研究生,在當時可以算是名副其實的高端人才,回國后還將由國家分配工作。在那個大學生被稱為“天之驕子”的年代,這批人可謂是“驕子中的驕子”,有報名資格的年輕人無不躍躍欲試,選中的無疑是個中翹楚。

當時的南京農學院(南京農業大學前身)農經系有6個委培名額,面向全國招生。農經系的學者一如既往地秉持嚴格要求、寧缺毋濫的態度,最后放棄了一個名額,在眾多報名者中只挑選了5名研究生,鐘甫寧幸運的成為這五分之一。

回憶那個年代的經歷,鐘甫寧不無感慨,他告訴記者,那個年代的農經人,和所有南農人一樣,無論是教學還是科研,都堅持寧缺毋濫的態度,堅守著自己的底線。

有一種不悔,叫“南農初心”

上個世紀80年代末,改革開放的春風從農村吹到城市,每個角落的活力都在逐步釋放。1988年9月,鄧小平同志睿智地指出:“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科學研究的重要作用被聚焦到全國人民的視線中來。

1989年,從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鐘甫寧,揣著一張沉甸甸的畢業證和滿腔的抱負回到祖國。那時候,一同回來的年輕同學們都是一樣的躊躇滿志,他們當中大多數人迫切地希望能盡快投入到建設祖國的第一線去,不約而同選擇了留在北京的政府機關或是科研院所。

也許是個性使然,也許是想法獨到。鐘老師告訴記者,一方面,自己愿意在學術里鉆研進去,而相對于首都,南京更有做研究的純粹氛圍,另一方面,當時的中國,人文社會科學的發展剛剛起步,需要更多的人參與進來,他更希望自己能幫助更多、更年輕學者投身科研、參與科研,留在高校更適合自己。

此外,母校南京農業大學的校風和氛圍,尤其是南農人近乎執著的樸實,也吸引著年輕的鐘甫寧。鐘甫寧說,南農人有著一種自己很欣賞的“執拗勁兒”。

上世紀90年代后期鐘甫寧開始在當時的經貿學院兼任管理職務。有一次,教育部派來一個考察組,其中一名專家是經貿學院朱唐老師50年代在金陵大學和人民大學求學期間的同學,已經多年不見。考察結束之際,鐘老師幾次邀請朱老師一同參加公務便餐,便于同學敘舊,都被朱老師婉拒。最后安排學校專車送考察組去機場時,鐘老師建議朱老師隨車送行,抓住最后的機會好好聊聊。朱老師還是拒絕了,他堅持不能沾公家哪怕一點便宜,硬是花了快半個月的工資,自費打車送專家組的同學到機場。他說,坐在自費的車上敘同學情誼,更加心情舒暢。

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鐘老師還是學院的一名普通教師。一次,他和學校一名副校級領導一起出差到北京參加學術會議,住在同一個標間里。半夜,鐘老師一覺醒來,發現隔壁的床上沒有人。而這位校領導搬了個凳子,正坐在衛生間的洗臉臺上準備會議材料。衛生間昏暗的燈光下,他輕輕敲擊鍵盤,生怕打擾鐘老師休息。一位學校的主要領導干部,對一名普通教師體貼如此,一時間讓鐘老師感慨萬分。

鐘甫寧說,在南農學校工作了幾十年,類似的人和事經常碰見。正是這樣的人和這樣的南農精神,這樣的南農“初心”,每每讓自己覺得當初的選擇是正確的,是值得的。

最大的成績是培養出來的學生

從教幾十年,鐘甫寧老師已經是桃李滿天下,不少學生已成長為農經學科的骨干。每次參加農經學科的學術會議,不論是國內的,還是國際的,會后最開心的,就是和從五湖四海集聚過來共同參會的曾經的學生們合影。

鐘甫寧堅持認為,學校的主要任務是培育人才,而不是做科研;在學校,教育是目的,科研是手段,而不能本末倒置。幾十年來,他也一直堅持和踐行著自己的這個治學方針。

1989年的時候,南農甚至全國的農經專業研究生培養還處在起步階段,研究生培養教學方案都還不成熟,本科教學也亟待完善,學校對農經類等各專業的高級人才如饑似渴。鐘甫寧回到母校,就承擔了本專業學生的西方經濟學、研究方法論、數量經濟分析等主干課程的教學。他還結合自己在國外的求學經歷和國內教學經驗,牽頭制定了第一個全國性農經研究生培養方案大綱,為南農乃至全國的農經研究生培養工作框定了模式范本,奠定了最初的基礎。后來,以這個方案為基礎和重要內容的教學工作,還曾獲全國教學優秀成果二等獎。

談到培養學生,鐘甫寧認為,每個學生,尤其是研究生,應該都是能夠獨立解決問題的主體,而不是導師的“打工仔”。他非常反對學生根據導師的課題做自己的學位論文,他要求學生一定要學會建立自己的研究方向,而不是只會給導師打工。研究生不是導師的工具,應該有自主研究的意識,具備自主發現問題、提煉問題、建立研究框架的能力。在學位論文開題答辯中,即使是國家級課題支撐的學位論文,如果不能找到學生自己的研究問題與方向,也會被否決掉。曾經有名學生在職讀研,學習用功,入學時筆試成績和博士資格考試成績均名列前茅,但由于獨立研究能力不強,研究工作的創新性達不到要求,經常被鐘老師訓哭。不過,良藥總苦口,嚴師出高徒,如今,這位學生已經成了某高校農經學科帶頭人。

要集中精力做學術研究,形成農經領域的“南農思想”

科學研究就是要從個別現象中提煉規律性、共性的東西,農業經濟學科的科研工作也是如此。鐘甫寧認為,政策研究和對策研究著眼于經濟社會發展面臨的當前問題,容易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是“聚光燈下的研究”;學術研究則更側重于經濟社會發展更深層次、更規律性的問題,能夠對長遠的社會經濟發展產生重要作用,當前農經學科的學術研究并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需要大家有所作為。

他堅持認為,南農大農經專業一直以來是國內農經學科的“排頭兵”,具備良好的學術傳統和學術積淀,有從事學術研究的優勢條件,他呼吁更多的年輕學者沉下心來,深入進去,把地域劣勢變成研究優勢,認真進行農經學科的學術研究,早日提出有影響的研究思路框架,創新發展本領域經濟理論,形成一批成果集群效應,早日形成農經領域的“南農思想”,為農經學科的長遠發展做出應有的貢獻。



編輯:

閱讀次數:764

九一影院